31小說網 > 直死藍龍 > 第九十三章 別,別這么中二

第九十三章 別,別這么中二

空氣中一陣扭曲,隨后一個女人在布魯等人的身邊出現。

這是一個滿頭銀發的女人,那是充滿了耀眼銀光的發色,而不是老年人那衰敗的銀色。

那一頭長長的銀發掛到了她的腰際,碧藍色的眼睛里帶著溫柔和堅定的目光,尖挺的鼻子自信的挺著,而美麗的五官上布滿了善意的笑容。

布魯在看見她之后,心里面自然而言的想到了一個詞天使。

雖然她的美貌略微遜色于瑪卡瑞亞,但是就和阿格尼絲一樣,在其余的方面卻要略微超過,綜合起來對雄性的吸引力也是max級別。

在見到女人出現后,芙蕾雅的眼睛變得非常善良,她想要大聲的呼喊,但是緊握住她脖子的手并沒有因為女人的出現而松開,所以她的大喊最后發出的只有幾聲粗啞的音節:“姐姐……”

而一直無精打采的騎在尤里上面的奧莉安娜眼中精光一閃,影之書在她的斗篷里面發出暗黑的光芒。

“尊敬的藍龍,懇求你放開芙蕾雅,雖然她犯了大錯,但是希望你能看在她年幼無知的份上,原諒她一次吧。我向你保證,同樣的錯誤絕對不會犯第二次。”

說完后,女人低下了自己的頭,向布魯擺出懇求的姿勢。

“艾卓尼祿,十二姐妹里面的老大,天下聞名的傳奇高手,傳聞還擁有不少傳說級別的魔法道具。難怪這個小女孩會知道我是誰,連我今天會到這里都知道……話說,艾卓尼祿女士為什么這么‘關心’我和舍妹的行蹤?”

布魯口上贊嘆著,但是卻并沒有如艾卓尼祿所希望的那樣松開自己的手。

“看來藍龍大人并不想這么輕易的放過芙蕾雅,這樣也好,她是有點不像話了。”艾卓尼祿笑了笑,并沒有因為布魯沒有放開自己的妹妹而生氣。

聽到自家大姐這么說,芙蕾雅有點委屈的哼哼了兩聲。

不過她也知道自己理虧,在姐姐們開會的時候,她也是利用自己作為十二姐妹一員的身份,繞過了警衛,聽到了只言片語,然后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偷跑出來。

要知道十二姐妹規定里面就有未成年的姐妹是不能參加重要的政治會議的,芙蕾雅不但違反了這條規定,而且還擅自行動。

更過分的是不知道她腦袋瓜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藍月城幾乎從來不會主動去得罪別的勢力,芙蕾雅竟然直接見到布魯就施展傷害性法術,平白無端地為藍月城招惹了一個強大的敵人,怎不叫艾卓尼祿惱怒。

藍月城雖然不是完全中立,但是也沒有堅守正義到主動去制裁邪惡,特別是藍龍的行為其實跟混亂邪惡還扯不上邊,既沒有濫殺無辜,也沒有說侵占了多少領地。

艾卓尼祿能在西部大陸屹立百年受到各方的尊敬,就是因為為人處世公平公正,談論事情對錯從來就是透過現象看本質,并不因為對方是邪惡的種族就迫不及待地給予審判和污蔑。

無視了芙蕾雅的呻吟,艾卓尼祿露出了友善的微笑。

藍月城是中立善良的陣營,她們不會太過主動去招惹外面的邪惡,而且也不是巴哈姆特的信徒和朋友,所以對于巴哈姆特的追捕令其實十二姐妹是完全沒有興趣。

當時她們也是因為西部大陸的巨龍們開始騷動起來,已經影響了整個西部大陸的秩序,并且艾卓還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為了應對這個問題,所以才開會研究藍月城應該采取什么行動。

結果還沒有討論出什么眉目,出來休息的她們就聽到了屬下報告說她們最小的妹妹芙蕾雅興沖沖的跑了出去,下意識不妙的艾卓尼祿連忙用自己擅長的占卜術查看了一下,頓時嚇了個半死。

還好的是,在局面還沒有完全陷入不能挽回的狀況,艾卓尼祿心里也是暗暗松了口氣。

她說道:“年輕的藍龍,你已經克服了讓人難以置信的許多難關,布魯瓦www.31xs.net索尼達凱蘭卓斯之名已經響徹了整個世界。”

在說完之后,艾卓尼祿又看著遮住全身的阿格尼絲,露出了猶如長輩一般的溺愛表情,雖然沒說什么,但是卻微微點了點頭。

阿格尼絲非常反常的低著頭,還往布魯的身后躲了躲,用布魯的身體阻隔對方的視線。

她這個像是鴕鳥的動作也是讓克里珊娜露出了冷笑,不過對方看起來并不好惹,她暫時選擇了靜觀其變。

“響徹了整個世界?”布魯露出厭惡的神色,重復了一句后不滿的說道,“應該是邪術師天選者的名聲響徹了整個世界才對吧,為什么會是我?”

艾卓尼祿解釋道:“如果是愚昧的人,當然會覺得你的成功是因為那位提夫林小女孩。不過,我稍微也算是一個傳奇法師,并且比較擅長占卜術和跟異界的一些朋友說話,經過多方驗證后,我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布魯沉默了,他也知道一些人肯定會注意到自己,但是像是眼前這個女人這么清楚的,還是第一次遇見。

格萊西雅那個偷窺狂是例外,而且他也已經使用了屏蔽法術,格萊西雅她也不能再像是以前那樣時時刻刻監視他,為什么這個女人可以做到格萊西雅也做不到的事情?

這只能說明這個女人在某方面來說,在傳奇強者當中都應該是頂尖的那一批人。

難怪十二姐妹可以在西部大陸保持著超然的地位,而且歷經兩百年而不衰……

也不知道這女人通過什么手段延長了自己的青春和壽命,要不然的話人類是不可能靠著自然手段活到超過200歲的。

敏銳的感覺到了布魯的擔憂,艾卓尼祿非常懂事的說了一句:“很抱歉,因為閣下做的事實在是太過于轟動……可能閣下還是低估了一件神器的出現到底代表了什么……我在另一個世界旅行的時候,曾經親眼見過二十個墮落天使將自己的精華和力量灌輸入一個水晶里面,試圖制造出神器來報復天堂。”

“他們成功了?”

艾卓尼祿嘆了口氣:“很不幸,他們的確成功了,但是又很幸運,他們也失敗了。在水晶成為神器的時候,不但吞噬了他們精華和力量,甚至連他們的血肉和靈魂也一起吞噬了。”

“這就是沒有神性又強行制造神器的結果,很正常不是嗎?”布魯奇怪的看著艾卓尼祿,不明白她怎么一副沒見過神器的樣子。

想了想,他甚至笑出聲來:“哈哈,神器制造完成后,不在特定的條件和地方是無法摧毀的,想必那時候的你們很頭疼這個問題吧?”

雖然是沒有神性的生物制造出來的神器,但是神器就是神器,即使是神也很難摧毀,某種意義來說邪惡的神器經常會擁有自己誘惑人心的本事,無論隱藏在哪里,只要有生物經過,就很容易被神器捕獲,從而引起大災難。

“讓我猜猜……”布魯瞇起眼睛,緩緩松開了自己抓住芙蕾雅的手,在虛空點了幾下后繼續說道,“你們是把它拆成了幾部分,還是把它埋起來?亦或者是選擇隨機扔到另一個世界當中,眼不見為凈就算了?”

艾卓尼祿愣了一下,對于神器的秘密,就算是在許多強者和英雄中也是秘密,她開始的時候以為布魯不清楚神器的意義,才會做出盜取神器這么莽撞的事。

但是現在看來并不像是這樣,布魯對于神器的了解并不比她差,甚至連當時眾人討論那個水晶應該怎么做的方案都全說出來了。

要知道當時為了對付那二十名墮落天使和他們手下的魔龍、魔鬼以及惡魔組成的聯軍,甚至有兩位熾天神侍親自出馬。

熾天神侍只有二十四位,其中少數服從于特定的一些善良的神,而大多數則是隱居在各處,靜靜的守護著自身當前所在的世界,有時候他們遇到其他世界的凡世出現極大危難的時候,他們會加入到善良的陣營當中。

艾卓尼祿點了點頭說:“你說得沒錯,即使是大家齊心協力,也沒辦法毀掉那個神器,甚至連拆分都做不到。當時的熾天神使的確是選擇把水晶扔到了一個貧乏的世界,那也是無奈之舉。看來閣下是有著充分的考慮才做出這樣的事,是我多慮了。”

布魯和克里珊娜、阿格尼絲看著艾卓尼祿,雖然輕描淡寫,但是能和熾天神使一起試圖毀滅神器,也側面說明了這個女人到底有多強大。

他一擺手,把受傷的芙蕾雅甩給了艾卓尼祿。

接過了自己的妹妹,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是十二姐妹之間的感情非常真摯,最小的芙蕾雅在許多姐姐眼中是自己的妹妹,也是自己的女兒。

作為大姐,知道妹妹要闖禍后馬不停蹄的追過來,當然也不是為了給妹妹收尸,所以在見到妹妹終于安全后,雖然心中對她這次闖禍感到憤怒,但還是松了一口氣。

早在剛才艾卓尼祿就已經檢查過芙蕾雅的狀態,知道她的傷全是自己法術反噬所造成的,對方并沒有下什么重手,對于布魯的手下留情,藍月城的城主也非常感激。

艾卓尼祿輕輕向著天空一揮手,在揮手的時候她的手就不停的擺動,那些動作神秘而優雅,完全不像是施法動作,反而像是舞蹈一般。

和她比起來,芙蕾雅蘭朵的施法姿勢簡直是不堪入目到了極點,雖然十多歲就能念誦二級法術非常驚人,但是誰讓她失敗了呢,失敗了就只能作為一個笑話了。

只是揮手的時間,艾卓尼祿就完成了自己的法術,她喊出了自己法術咒語的最后一個音節:“魔毯!”

一道燦爛的藍光在艾卓尼祿身前發出,地上的沙土被卷起到藍光所處的位置,很快就出現了一張華麗的毯子,這張毯子長約五米,寬約兩米半。

毯子在風中飄蕩著,就像是在海水上面漂浮的一艘小船一般,不過當藍光徹底融入魔毯里面后,它逐漸變得平穩了起來,最后變成了好像鋪設在平地上的地毯一般,看起來不像是剛才那樣不穩定了。

“在很久以前,這片綠洲的游牧部落首領曾經幫助過我們姐妹,雖然他已經在幾十年前離開了人世,但是我們依然牢記著他的恩情,在力所能及之下庇護他的后人。”艾卓尼祿指了指魔毯,“看來你們也很累了,就在這里休息一會吧,作為賠禮,需要什么補給都可以跟我說,這張魔毯也可以送給你們作為趕路的工具。”

布魯看了看魔毯,知道這是艾卓尼祿用魔法制造出來的活化物件,這些活化物件可以獨立完成一般的任務,一般情況下它們都是單純的自動機器,用于各種用途。

在極少情況下,一些活化物件會被賦予極高的智慧,它們甚至可以和人類流暢的交流。

這些活化物件千奇百怪,可能是會說話的盔甲,可以自己攻擊的利劍,或者是自動格擋的盾牌等等。

而這張魔毯看來只是很普通的飛行道具,不過在魔力耗盡之前,它算得上是小型飛機一般方便的交通工具了。

不過布魯并不打算接受對方的“好意”,如果艾卓尼祿能知道自己的話,那么其他人也可能知道。

既然如此,那么這場漫長的旅程是時候終結了。

無論結果如何,布魯也不能再在這里悠哉悠哉的晃悠。

他搖了搖頭,對著艾卓尼祿說道:“不用了,藍月城的領主,我想有許多人正在等著我,我也是時候要回去了。”

“年輕的藍龍,你當然要回去。時間的亂流十分奇妙,我在和異世界的同伴們交流的時候,有幸見到了你的未來……”看到布魯好奇的眼光掃來,艾卓尼祿臉上的微笑忽然消失了,她的眼睛射出燦爛的紫色奧術光輝,大聲喊道,“你的雕像被銘刻在這個世界最大的城市中心,你的名字也響徹了整個多元宇宙,讓神也恐懼和敬畏的藍龍王!”

布魯想也沒想,伸手一把遮住她的嘴巴:“喂喂,你可別亂說話,好多人看著的,別那么中二啊!”

加入書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福彩500万app